河南首富朱文臣的魔幻人生:3天“花光”18亿被爆养小三、超生

发布日期:2022-04-17 02:1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我们的生活中,离不开“喝酒”和“吃药”,所以它们被称为是,A股上最赚钱的两个利器。

  这个企业大家并不陌生,它就是曾连续蝉联河南首富宝座朱文臣一手创立的公司:辅仁集团。

  凭着左手医药、右手白酒,朱文臣创造了200多亿市值的“巨无霸企业”,被股民称为“白马股”。

  对于朱文臣早期的发家史,至今还没有媒体能知道,谈及这个问题时,他只是用“英雄不问出处”,简单带过。

  出来后,他洗过碗、做过石料生意,搞过建筑,但真正是靠哪一个赚到“第一桶金”的,当地老百姓也没有准确的说法。

  90年代初期,我国药品市场异常火爆,无论是创新药、还是成本较低的仿制药,都拥有超大的潜力市场,这时期,许多有资本的老板纷纷闯入,投资药厂。

  朱文臣也看中这次商机,拉着自己兄弟成立河南三雄药业,这便是辅仁药业的前身。

  如果继续靠研发与管理来发展壮大,将需要很多年的时间,而朱文臣等不了那么久,他想到另外的方式。

  2001年开始,朱文臣采用资本方式,运用收购不断壮大。开封制药厂、焦作怀庆堂、原信阳制药厂等都在他的运作下,成功收购。

  尤其是开封制药厂,朱文臣在收购后,对其进行技术改造与扩建,使辅仁药业的综合制药生产能力达到省内领头地位,并改名为:开药集团。

  早在50年代,全国仅用4家生产疫苗的药厂,开封就是其中之一,它原先是集研发、生产、销售于一体的国有医药企业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朱文臣是以5000万元收购开封的,而早在此前,饮料健力宝张海就提出以9000万元收购,最终对方不接受,以失败告终。

  同样的,他还是运用自己熟悉的资本操作方式,通过5000万元收购国有酒企:宋河酒厂。

  可惜当时效益并不好,朱文臣在2002年时,趁其改制机会,拿下宋河酒厂,更名为:宋河酒业。

  这次收购成功,还大大提升了辅仁药业的名气,给公司的发展“装上了加速器”。对此,朱文臣还说:“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实力与声誉,但有些时候,声誉会提前发挥出巨大的作用。”

  收购酒业一年后,宋河酒业市场销售额达到3.2亿元,成为朱文臣手中的另一张王牌。

  此时,左手制药,右手白酒,朱文臣手握两样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不离身的东西,开始了疯狂捞金的路上。

  从收购第一家药企到成功上市,朱文臣仅仅用了近6年,但这只是他资产的一小部分,真正的王牌并未同时进入资本市场。

  因为当时ST民丰的企业经营能力越来越差,公司不仅有超过一半是低效资产,且资产总值最多不超3亿元,所以朱文臣才会选择实力相当的辅仁堂进行置换。

  上市6年,朱文臣以身价76亿,成为河南首富;次年,朱文臣以86亿身价蝉联首富。

  按当时市值计算,上市为他带来的身价不足10亿元,能成为首富,离不开他背后的两张王牌。

  在筹备开药上市时,朱文臣引入美国硅谷的红杉资本、陕西必康制药有限公司等投资公司,3年后,因为朱文臣没有完成上市前的对赌协议,这些投资公司按承诺退出。

  这是一个由高管持股的平台,里面有5.18%的开药集团股份,其中有5名高管持有40%。

  因为这些股份大多是由高管亲朋好友代持,且都没有交足额的增资款,因此会对上市产生影响。

  根据《财经》里写道,开药集团上市后,预期市值达到230亿元,面对如此巨额的资金,拥有股份的人谁都不肯轻易放手。

  邱云樵是朱文臣的得力干将,早在他创业时期,就跟着一起发展,从基层慢慢上升为高管。他们的关系很好,邱云樵的亲属曾对朱文臣有救命之恩,朱文臣的女儿来到上海,也受到邱云樵的关照。

  而令人意外的是,会发生这件事,正是几天前朱文臣向警方举报邱云樵私吞“800万元好处费”。

  对于这“800万元好处费”,妻子武娇娇强烈表示是“这是在收购中合法取得的,且朱文臣也早就知道。”

  从丈夫被抓走这一年,她共写129封举报信,这里面列举了朱文臣的许多罪行,且都是不为人知的:贿赂官员、境外洗钱、超生、养小三等问题。

  最终,邱云樵还是没能逃过审判:因犯职务侵占罪,判处有期徒刑10年,并追缴回800万元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就在朱文臣集结第二批投资者准备上市的时候,审核前出现了问题,辅仁药业因为出售资产未及时披露被处罚,公司因此只能暂时中止项目重组。

  曲折的王牌项目上市之路,在2017年终于成功,开药集团以78.09亿元,被注入上市公司。

  之后,辅仁药业业绩突飞猛进,上市两年的营业额平均收入高达60亿元,平均净利润是7亿元,是此前业绩的10倍。

  在公司效益非常好的情况下,朱文臣还是很吝啬,他一直被许多人称为“铁公鸡”。

  早在2015年,为了让上市公司提升现金分红在利润中的占比,许多相关部门发出通知,鼓励公司兼并重组、股份回购与现金分红。

  但辅仁集团什么都没有做,这让许多股东与股民很不满,后来开药注入上市,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,辅仁药业市值增大到百亿,但朱文臣还是不提分红的事情。

  但很意外的是,在2019年7月,辅仁集团竟然公布了分红方案:预计分6200万元。

  当时为了上市着实,辅仁集团做出承诺,三年内不质押股权,但随着公司效益下降,市值不如从前,朱文臣看着无法变现的股权逐渐贬值,心中便有了新的“主意”。

  可“分红消息”才刚发出来三天,辅仁又发布了一项令众人吃惊的公告:公司账上仅有337.87万元,分红取消。

  明明在公布发红前,公司账上还躺着18.16亿元的现金。三天的时间,18亿现金的突然消息不见,这一“爆雷”,还惊动了证监会。

  后来经过调查发现,从2015年开始,朱文臣就大规模的买买买,因为资金消耗巨大,他手底下的许多公司都被拿出来抵押或融资。

  这样操作三年后,朱文臣已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3.37亿元,而且这些非经营的资金占用后,既不入账也不公布。

  早在2017年,朱文臣的帝国就开始出现裂痕,那年他换掉实力强悍,在酒界具有“木兰”之称的宋河酒业负责人王祎杨。

  也是从这时开始,宋河的资产不断被抵押,根据天眼查显示,截止到2019年年底,宋河酒业到期的抵押借款有12笔,代偿还资金高达近20亿,涉及风险422条。

  因为具备还钱能力,还欠债不还,朱文臣被法院强制执行9次,最终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

  不仅是朱文臣自己被列为“老赖”,他旗下的宋河酒业、辅仁药业也成了“老赖”。

  可惜的是,这些资金已经近2年没能收回,这比起平均3个月左右的回款时间,差太多了。

  截止到2021年5月,朱文臣自己就占据了16.88亿元的巨额资金,债台高筑之下,朱文臣与其公司成了彻彻底底的“老赖”。

  说到底,从收购之后朱文臣就不断发展壮大,最终又因侵占资本严重影响到公司运作,可以说,成也靠资本,败也因资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