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联往事:赫鲁晓夫是如何被罢黜的

发布日期:2022-03-21 16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赫鲁晓夫是斯大林之后的苏联领导人,他于1953年9月成为苏联一把手后,在长达10余年的时间内在国内外舞台上呼风唤雨,直到1964年10月突然下台。

  赫鲁晓夫是个性格鲜明的人,一方面,他率性而为,行事无从预料,活泼好动又性情直爽。

  另一方面,他也具有相当的政治智慧,几乎没有人能驾驭他,赫鲁晓夫被公认为是不可思议的滑头。

  赫鲁晓夫是个理想的社会主义者,他一心想让国家摆脱贫困,曾下令食堂免费供应面包。

  但他也经常冒出一些乌托邦式的想法,如改组农业部,把地方党组织一分为二分别建立主管农业和主管工业的两个党组织,大力推广玉米种植,增加化肥生产和扩大灌溉面积等,但未收到应有的效果。

  这就意味着让所有的儿童都进入寄宿学校,让所有的孩子从出生到受完教育都由国家家以保证,让所有的老人从某一年龄开始在各方面都得到保障。我想,再干上一两个计划,我们就能够做到让所有的人都有饭吃,我们将会有面包和肉,谁想吃多少都行。不过一个人只能吃那么一些,多了也吃不下。连资本主义国家都有一些食堂,在那里你可以随便交点钱,就想吃什么吃什么。为什么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和制度下却无法做到这点呢?

  赫鲁晓夫有些急功近利,在他十年当政生涯中,常常搞出一些不理智的新花样,效果往往适得其反,苏联的经济状况并没什么好转,反而发生了恶化。

  1961年的货币改革失败,导致物价上涨,让他声誉受损,他的“人民庇护者”光环已经被动摇了。

  1963年,由于严重干旱,导致农业歉收,许多城市不得不实行购物卡制度。苏联首次从国外采购了940万吨谷物,约为当年收获量的10%。商店里已见不到面粉、饼干、甜饼、肉类的踪影,买牛奶排起了长队。

  而赫鲁晓夫打破习以为常的管理体系、裁减军官队伍、拒绝赋予肃反工作人员特权,引得机关、军队和克格勃等都开始反对他。

  最高权力集团之所以不喜欢赫鲁晓夫,还有个人方面的原因。赫鲁晓夫将中央委员们像小孩子一样随意呼来喝去。对待主席团的同事,在遣词用语上也毫不客气,经常听到:傻瓜、无赖、懒蛋、死苍蝇、可怜虫、臭狗屎之类的词。

  赫鲁晓夫身边的人许多都不赞成他的自由主义行动:如批判斯大林,庇护索尔仁尼琴和特瓦尔多夫斯基,试图寻求与西方的共同语言,裁减军队和削减军工生产等等。

  至于谁这次政治密谋究竟如何发展并成为事实,当后来有条件让主要参与人说出实情时,他们都已经不在人世了,许多真相今天已无从知晓。

  一是谢列平和克格勃主席谢米恰斯内。谢列平是年轻干部的领袖,这些人在推翻赫鲁晓夫过程中表现得极为坚定。谢米恰斯内是克格勃主席,没有他的首肯,反对中央委员会基本上无法成功。

  二是主席团委员勃列日涅夫、波德戈尔内和波利扬斯基。这些人都受够了赫鲁晓夫,他经常让他们处于紧张状态。谢列平和谢米恰斯内当时年龄和职级都不高,不是最高权力集团的核心成员,单靠他们的力量难以撼动这棵大树,没有勃列日涅夫等人稳定局势,他们的行动会发展为一场混乱。

  根据勃列日涅夫时代长期担任莫斯科市委的格里申后来回忆,勃列日涅夫曾请求他支持让赫鲁晓夫退休的提议,赫鲁晓夫时期的莫斯科市委叶戈雷切夫的回忆也与此相同。

  而中央主席团委员沃罗诺夫说,勃列日涅夫在邀请他去打猎时招募了他,当时坐在车里的共有三人,除了他和勃列日涅夫,还有一人就是后来接替勃列日涅夫的安德罗波夫。

  沃罗诺夫说,勃列日涅夫拿着一份高层领导人名单,姓名上打着记号,表明和谁已经谈妥,和谁还需要进行商谈。

  赫鲁晓夫当政十年,不可能没有忠于他的人,不过在1961年10月一次会议上,他主导通过了一项新的章程,让他这些最忠诚的支持者变得动摇了。

  按照赫鲁晓夫的意图,要求不断更新领导机关,区委每次选举必须更新一半人员,州委更新三分之一,苏共中央委员会则更新四分之一。

  更关键的一点,超过55岁的干部都被他称为“老头子”,属于潜在被替换的对象。

  这官员们忌恨赫鲁晓夫,拥护勃列日涅夫的原因之一,后者上台后,果然允许他们稳居自身的职位十几年之久。

  当时的勃列日涅夫抓住了这一点,他以此说动了忠于赫鲁晓夫的乌克兰谢列斯特、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科罗琴科、格鲁吉亚姆扎瓦纳泽等人。

  谢列斯特回忆,1964年7月,他正在克里米亚国家别墅疗养,勃列日涅夫突然跑来看望他,两人一番闲扯后,勃列日涅夫开始进行试探,随着话题的深入,勃氏终于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
  勃:赫鲁晓夫极不尊重我们,常说粗话,给我们起绰号、扣帽子,遇事擅自作出决定。

  看到谢列斯特装傻,勃列日涅夫使出了杀手锏:他不久前宣布,我们的领导层已经老迈,必须年轻化,他打算把我们大家统统赶走。

  勃列日涅夫所言不虚,谢列斯特曾亲自听到赫鲁晓夫讲过:中央委员会主席团里老头子成堆...

  谢列斯特继续装糊涂:赫鲁晓夫为干部年轻化操心,这很好,是应当一代代传承。

  勃列日涅夫离去后,谢列斯特反复斟酌他该怎么办,数天后,他决定再征求一下波德戈尔内的意见。波德戈尔内在去莫斯科之前担任乌克兰的领导人,谢列斯特正是他提拔的。

  波德戈尔内邀请谢列斯特去他那面谈,他告诉谢列斯特:我知道你和勃列日涅夫的谈话,你要正确理解正在发生的一切。

  随后,勃列日涅夫走了进来:咱们就别再玩捉迷藏了,你应当出席中央全会,没有乌克兰和乌克兰所选出的中央委员的意见,这个问题不可能解决。

  乌克兰对苏联举足轻重,也是赫鲁晓夫的主要靠山,谢列斯特被争取意味着赫鲁晓夫的靠山不再可靠。

  即便如此,赫鲁晓夫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多年的政治经验,让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  就在他临动身去休假前,他突然找来波德戈尔内,直截了当地说,克格勃工作人员加柳科夫向他儿子谢尔盖透露了一个秘密,有一伙人想搞掉他,而波德戈尔内与此事有关。

  波德戈尔内吓得魂不附体,脸上却装得若无其事,他眼皮也不眨地说自己一无所知,并建议责成国家安全委员会查明全部事实。

  赫鲁晓夫未置可否,他把这件事交给了米高扬调查,吩咐他找加柳科夫的上司,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伊格纳托夫问清楚。伊格纳托夫正是积极参与的人员之一,他当初被赫鲁晓夫免去中央委员会书记后意见很大,一直在说服老朋友们反对赫鲁晓夫。

  赫鲁晓夫的警觉不止如此,他天生具有极强的敏感性,否则不会在与贝利亚、马林科夫、布尔加宁等人的政治搏斗中胜出。

  甚至,他还给朱可夫打了电线月朱可夫被解除国防部长职务以来,七年中他们从未有过交谈,朱可夫被勒令退休后,常年处于克格勃的监视之下。

  赫鲁晓夫的助手记载,赫鲁晓夫与朱可夫通电话,计划在休假之后与他会面。从现象看,他想让朱可夫重返政坛,假如朱可夫加入赫鲁晓夫阵营,他的对手们就很难再有成功的希望。

  突然之间赫鲁晓夫给朱可夫打电线日,得到风声的波德戈尔内立即通知谢列斯特,让他火速飞往克里米亚迎接前去疗养的赫鲁晓夫,要求他详细转告谈话的内容,并让他在赫鲁晓夫身边安插一个可靠的人,留心他的情绪变化。

  反对赫鲁晓夫的人意识到,如果不抓紧时间动手,疗养归来的赫鲁晓夫就可能先发制人,收拾掉他们。